来源网站:明报

香港近年的政治生态,令不少港人再度萌生移民的想法,有原本热中政治、现已心灰意冷的年轻夫妇打算以入不敷支5年的代价也狠下心移民加国;有自己没资格移民,也极力鼓励子女留学、「去了就别回来」的爸爸;也有不少90年代已移民加国、后回流香港的人士,觉得香港已变得「家不成家」,而考虑「二度回流」返回加拿大。香港正出现另一波移民暗涌。

移民部的数据显示,去年有1093名港人移民加拿大,比2011年的820人上升了33%。而香港传媒前引述香港保安局的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就有约600人移民加国,比去年同期的300人多一倍;移民澳洲的有1100人,高于去年同期的900人;上半年港人移民外地的总数达3900人,比去年同期升近一成。

多名接受访问的港人均表示,香港的政治环境已经愈来愈难令人安居,对未来感到悲观,出走是为了不要做牺牲品。

陈生陈太是在香港出生的70后,丈夫曾移民加拿大,而陈太则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。陈太年少时充满热诚,选择主修政治,希望回馈社会。她曾参与政圈及地区工作,但最终有感香港民主制度不健全,并感受到香港政局的纷乱,遂毅然放弃建立几年的政治工作,转投私人公司。她指出:「无论中国政府、香港政府,以至各个阶层的香港市民,皆仍在摸索香港的路。」而陈先生早在八九「六四」事件后,已因当时中国的政局动荡,随家人离港移居加拿大,完成大专后于多伦多工作,其后回流香港,现时于投资银行工作。

陈太去年申请移民,当时仍未怀孕,她于本年较早前已收到加国移民部发出的永久居民确认信,随时可以移居加拿大。由于现时她怀孕待产,她与丈夫计划待小孩出生后离开香港。

陈太表示,夫妇俩尚算年轻,凭自己的努力工作,在港已拥有自置物业,每月收入颇为充裕;在日常起居生活之外,还有余钱吃喝玩乐,生活无忧。然而,他们已不敢只陶醉于眼前的利益,反而选择居安思危。

她说:「不合理的楼价、教育问题、空气污染等问题,已令香港成为不太适合小朋友成长的地方。加上强积金变强蚀金,眼前每月就算颇有盈余,也难保退休后的生活。」

陈太认为,很多问题短时间内难达社会共识,各政党有不同的见解,加上固有利益团体的角力,在政局纷乱的时期,各种社会政策便出了乱子,祸及民生。「双非问题便是由于各方未有法制的共识而造成的,教育问题和楼市问题都是其结果。」

不过,陈生陈太对移居加国后的生活并没抱过分期望,并已作最坏打算,预期将有达5年家庭财政入不敷支。「由于我丈夫在加拥有10年工作经验,故应不难找到工作,只是未必立刻找到最理想的工作。我不谙加拿大的工作环境,再者加拿大公司比较重视当地经验,相信我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。」

在加国,陈太除了丈夫家人以外便举目无亲,已预期日后要凭着扩阔个人人际网络及自我增值,增加求职机会。